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父親往生進入第二週,還是陸陸續續有親戚朋友前來上香致意,這些天來,父親的高中時期好哥們來幫忙守三、四次夜間的靈,白天則是我母親的兩位多年好友以及我的姨婆(父親的小阿姨),只要得空就來幫忙,還有一位公司資深員工(我母親的得力助手,被我戲稱是管家或總管),從父親往生的那天夜裡就趕來幫忙。因為有這些人的幫助,加上父親生前就曾說過他的後事要簡單辦理,於是治喪期間人丁單薄的娘家,得以從容處理各項細節。

 大姑媽還是不停的使出磨功,想辦法要我們儘可能依照她的意思辦理父親的後事,原本我們決定要以純佛教的方式不化庫錢,後來不得不妥協,我們姊妹倆在父親靈前擲筊,擲出聖筊,那麼,就化庫錢吧!相較於整個喪葬費用,庫錢算不上什麼。對於我來說,比較麻煩的事,是寫祭父文。又希望情真意切,又要體面風光,二者難以並存,如果以前者為重,便要引起不快;如果以後者為重,那我拿龍巖的範本改一改就好,不如不要寫。我順從自己的心,選擇前者,果然寫出來之後,母親看了一臉嫌棄,表示希望讓我妹來寫。乾媽當時在場,她要我別在意我媽的想法,也讚許我的勇氣,說我的文章可以給其他經營企業的老闆們一個借鏡,說不定反而幫到別人,是功德一件。經過幾天的沉澱,我不打算在公祭的時候唸給大家聽,畢竟在我生長的環境中,是我特立獨行不正常,不需要在那樣的場合讓家人感到難堪。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祖父早逝,使身為長子的 父親必須在二十出頭歲,不得不扛下家中事業重擔,四十多年來奔波勞苦,讓家人生活不虞匱乏。在我的印象中, 父親總是忙於事業,為了做生意談業務而很晚回家,平日見到面時, 父親也因為壓力而常常板着臉孔。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月十七日,我老公和我把小孩帶到婆家之後,馬不停蹄的在中午之前趕到台北和信醫院,陪伴病榻的父親,病危的父親於早上因疼痛難耐,陸續打了兩次嗎啡,一直到我們下午離開都沒有醒來。晚上接了小孩回嘉義之後,我立刻前往百貨公司,把還沒買齊的壽衣和行李箱一次買足。晚上十點多,妹妹剛下班,還打電話來跟我討論父親的狀況和後事要怎麼準備,沒想到夜晚剛過十二點,正準備休息,接到母親的電話說父親血壓開始下降,不再急救,要送父親回來,他們回到家之前的這段時間,我老公和我搬空了客廳,妹妹早已連絡龍巖人本,於是禮儀師也來了,然後陸續有人犧牲睡眠來幫忙。而我在搬空客廳之後,搜尋家中的通訊錄,打電話向親朋報喪。等母親和妹妹陪爸爸搭救護車,從和信醫院回到家的時候是凌晨三點半左右,護理人員把爸爸身上的氧氣罩、針管等拔掉,他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媽媽和妹妹說,父親從上了救護車起,一直張著眼睛,撐到半途才把眼睛閉上,父親撐住最後一口氣,救護車剛入家門時,跟他說回到家了,他張眼看了一下,然後才安心的闔眼。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