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往生進入第二週,還是陸陸續續有親戚朋友前來上香致意,這些天來,父親的高中時期好哥們來幫忙守三、四次夜間的靈,白天則是我母親的兩位多年好友以及我的姨婆(父親的小阿姨),只要得空就來幫忙,還有一位公司資深員工(我母親的得力助手,被我戲稱是管家或總管),從父親往生的那天夜裡就趕來幫忙。因為有這些人的幫助,加上父親生前就曾說過他的後事要簡單辦理,於是治喪期間人丁單薄的娘家,得以從容處理各項細節。

 大姑媽還是不停的使出磨功,想辦法要我們儘可能依照她的意思辦理父親的後事,原本我們決定要以純佛教的方式不化庫錢,後來不得不妥協,我們姊妹倆在父親靈前擲筊,擲出聖筊,那麼,就化庫錢吧!相較於整個喪葬費用,庫錢算不上什麼。對於我來說,比較麻煩的事,是寫祭父文。又希望情真意切,又要體面風光,二者難以並存,如果以前者為重,便要引起不快;如果以後者為重,那我拿龍巖的範本改一改就好,不如不要寫。我順從自己的心,選擇前者,果然寫出來之後,母親看了一臉嫌棄,表示希望讓我妹來寫。乾媽當時在場,她要我別在意我媽的想法,也讚許我的勇氣,說我的文章可以給其他經營企業的老闆們一個借鏡,說不定反而幫到別人,是功德一件。經過幾天的沉澱,我不打算在公祭的時候唸給大家聽,畢竟在我生長的環境中,是我特立獨行不正常,不需要在那樣的場合讓家人感到難堪。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