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下子就過了七週,總覺得父親好像只是出門遠行而已。事實上,生活中後續處理的雜務不少,連帶需要接手的責任也很大。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欣然接受,卻漸漸產生無力負荷的感受,即使目前的事業體負責人不是我、決策者也不是我,但是好像突然間變成「不能抽身、不可或缺」的腳色。

 這段期間,只因為聽說誦念地藏經對亡者有利,在父親晉塔前幾乎每天唸一遍,陸續加起來唸過二十幾遍;聽說書寫心經可以靜心,於是心經也抄寫了大概二十遍。到底地藏經幫助往生的父親多少,我無從得知,而地藏經的內文對我個人來說,重點在於「勸人為善、不退佛心」,那麼,我從生活中保持善念不生害人之心即可;至於心經,抄寫的時候讓我專注在「寫字」這件事上,確實有靜心功效,但是如果拿以前學過的文言文來抄寫,應該也有一樣的效果。我不為惡,不需要經書來導正我的心念和行為,花多少時間看多少經書對我的本性影響不大。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