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網路的發達,數年來總是透過社群網站約略得知各時期的同學朋友近況。有些不多言的,或是不提私事的,長久下來也就只知道其人尚存世上。也有些偶爾會私訊聯絡,但老見不著面,說起來是有點失落感的。

 大學時期,班上有很多對我而言是怪胎型同學,有信手拈來即文章的,有研究地下樂團透徹的,有閱讀古典文學名著還能做人物分析的,有博覽群書口若懸河的,有外文能力高強的,...都是從小在台北長大的,當時也感受到某些銳利眼神裡對我有藏不住的看輕。因此,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好遜,樣樣都不如人,總是想方設法的讓自己躲在角落畫圈圈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