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甜是個狀況很多的狗孩子,啞嗓瘸腿都不是大問題,皮膚過於敏感,才是養她半年多以來讓我傷透腦筋的事。換了飼料,給過兩個月的巴夫生食,還是看她拼命抓抓抓,只好一直讓她戴著雷達罩,至少減緩抓的力道和抓到下巴及耳朵破皮的機會。換了個獸醫師,配合藥物按時給予,抓癢的頻率大減,用藥量從一天兩次減至一天一次,她終於可以不用再戴著雷達罩,可是也許藥物得吃很長一段時間,怕又傷了肝腎,真的很不好拿捏。我也只能走著瞧看著辦,盡力而為,至少讓她過得比被領養前快樂得多,她的眼神整個亮了起來,也比剛來時多了些體重(原本目標是把她養到四公斤以上,可是停在3.2~3.3公斤之間好一段時間了,以她的活動力,每天像小火箭似的衝來衝去,養胖還真不容易!),等毛再長一些,"看起來"會比較有份量。

 蔡琪雅兩週前突然有歪頭症的前兆,帶去就醫,發現左前腳骨折,醫師判斷是從高處跳下撞到頭,導致骨折及輕微腦震盪。骨折的腳只有0.3公分粗,醫師不建議動手術,怕骨釘打下去整隻腳粉碎性骨折,於是採取外固定,把腳包得跟麵龜一樣。吃藥兩天後,頭不歪了,我也比較放心,可是得關籠兩個月,讓斷骨自行接回。就在這兩天,換蔡陶貴鼻頭脫毛,於是今天兩兔一起去看醫師。蔡琪雅只要再吃一個星期的藥,就可以不用再吃藥了,下週起每兩週去換一次包紮直到骨痂長好;蔡陶貴的脫毛不是細菌霉菌感染,是外力造成的物理性脫毛,從醫師提供的可能性,我判斷是因為同伴被關起來,只有他一個放風,他會咬蔡琪雅的籠子(英雄救美?),使鼻部磨擦籠體而脫毛。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