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早逝,使身為長子的 父親必須在二十出頭歲,不得不扛下家中事業重擔,四十多年來奔波勞苦,讓家人生活不虞匱乏。在我的印象中, 父親總是忙於事業,為了做生意談業務而很晚回家,平日見到面時, 父親也因為壓力而常常板着臉孔。

 父親的話不多,觀念及個性也守舊、傳統,每次同處時,總覺得他就像個巨人一樣,對他的女兒以說教為主,長久以往,承受許多來自 父親的期許,造就了我與他的距離感。這種距離感,沒有隨著我的成長而縮短,反而隨著他對我的期待越來越大而增加。

 不可否認的,到他臨終之前,還是無法消弭父女之間多年來的距離感,這一點,我感到遺憾。我努力回想著自己上次與 父親擁抱是多久以前的事,印象很模糊,大概是將近三十年前了吧!退而求其次,從現存的舊照片中找尋與 父親的合照,也只找到七、八年前的照片。

 隨著我的閱歷漸增,能夠理解 父親的期待,近年來對父親已經沒有怨恨,然而隨著他的病情變化,我能做的不多,想要關心又怕拿捏不妥,反而讓他不開心,於是只能暗自擔心。現在想來,我很為他感到心疼。 父親的離去,縱然我心中諸多不捨,但他已把此生責任、病苦全部結束,願他在另一個世界裡,放下此生的一切,不再為我們掛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庶務課不良特助 的頭像
庶務課不良特助

人生處處皆風景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