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兔老三蔡小洛往生,籠子空了。兔老四蔡陶貴沒有了可欺負的對象,我開始試著白天開放整個後院讓他跑,晚上才關回籠子。後院的植物種了一年多,足以成為他休息遮蔭之處。而且,他啃得到的植物都是無毒的,讓他自己打打牙祭也無妨,甚至為了他特愛芙蓉葉,我還特地去買整盆的放庭院給他啃。至於安全問題,成兔有很強的領域性,就算偶有不小心路過的貓也還不至於構成威脅;我的狗孩子是不准進入後院的,但是庭院裡的盆栽和兔籠為了兔孩子能長時間活動的安全性而重新擺設過,所以若是狗孩子溜進後院想追兔孩子也會被盆栽阻擋動線。

IMAG5893 
這些是比較小盆的,盆與盆之間的下方兔子可鑽,但狗兒過不了,另一邊還有大盆的樹。 

 本來覺得這樣很好,我專心愛他一個兔崽子,早晚陪他久一點(但是就算再久,一天還是有至少23小時他得自己獨處)。剛開始的幾天,他一聽到廚房往後院的門打開,就算原本是躲在角落也會出來甚至跑到我腳邊,還會跳兔子舞給我看,後來他只是從躲著的角落探頭一下,我拿他愛的兔零食引誘他也還得看他兔大爺肯不肯賞臉。漸漸的,覺得這樣對他實在不公平,連一個同類都見不著,也許至少給他找個伴,我不在他也比較不會無聊。

IMAG5895 
天氣熱也可能是他不想出來的原因,老是躲在角落。

 於是六月最後一週開始找尋讓我一眼就覺得「是他/她!」的下一個兔孩子。對我來說,每個相關網站(附註1.)都有看了喜歡的兔孩子,可是我現有的條件考量是以已結紮的母兔為第一優先,已結紮的公兔則排第二。(附註2.)

 海綾月的網站上的兔多數是養了一段時間因為種種因素(附註3.)要「忍痛」送養的一般民眾,較少有符合「已結紮」這條件的兔,於是我的目標轉向中途兔、被救援兔等暫時收容機構,如愛兔協會或流浪兔協會這類的。烏漆媽黑收容所(私人單位)的照片中,有一隻在個人中途(Q家)寄養,貌似我家已故兔老二的公獅子兔「珍奶」,讓我很心動,可是長毛兔的照料又讓我有點卻步;愛兔之家讓我看對眼的是一隻白暹羅兔「必胃壯」和另一隻短毛垂耳兔「余人婕」(上述三隻讓我看順眼的程度並排第一順位),可是網站上卻都標示這兩個兔女孩尚未開放領養;6月28日那天,我特意帶著兩個人類小孩到烏漆媽黑收容所每月底在台南新化舉辦的領養活動,去看看這次開放領養的40隻救援兔,教導小孩尊重生命,看著看著也有一隻被我列入考量(也就是第二順位)。

bunny
Q家的中途兔「珍奶」,照片出處為Q家臉書網頁。

mei059
跟我只有兩年多緣分的兔老二「阿魅魅」。


IMAG5899  
愛兔協會的「必胃壯」,看起來是個溫婉的好女孩(?)已確定能夠領養回家,我將改其名為「蔡琪雅」。


余人婕  
愛兔協會尚未開放認養的「余人婕」,呆萌的樣子頗為討喜。照片出處為愛兔協會網站。

bunny2
烏漆媽黑收容所開放領養的兔孩子「福娟」,照片出處為烏漆媽黑收容所臉書網頁。

 6月25日那天,我同時向愛兔協會與Q家提出領養申請(心裡做好準備也許會被愛兔協會退件,因為我喜歡的兩個兔女孩都尚未開放領養,但總要試試看再說),三個兔孩子能讓我領養到哪個就交給天意,要是這三個都不行,就到烏漆媽黑收容所去找我心目中的第二順位,萬一也被領養走,那就再繼續等、慢慢找,這回我沒有四年前那麼急。

 愛兔協會比Q家快一步與我約談領養「必胃壯」,也讓我跟她互動,摸摸抱抱的過程中,我知道就是她了!而原本網站上寫著不開放認養的兔女孩在我申請領養約談後,隔天狀態改為開放認養,在談的過程中,雖然我沒明問,但是很確定是因為我養兔年資夠久(附註4.),能提供兔子活動空間且經濟無虞,狀態是為我而改的,因為他們也一直在等待像我這樣的養兔熟手領養曾被拋棄且動過手術的兔女孩。

 約談後,週六就要去帶她回家了,希望新舊兩兔能夠合得來(合不來的話怎麼辦?一兔住一籠,放風時間分開啊!)。我要幫她改名字叫做「蔡琪雅」,呵...

附註1. 海綾月的兔子認養網站、台北愛兔協會、台南小兔公園(現已改為烏漆媽黑收容所)

附註2. 為什麼要「已結紮」的呢?我家兔大爺沒有結紮,也沒打算讓快要算是老兔的他結紮,領養已結紮的母兔,可避免「生生不息」的困擾,而且性別不同彼此容忍度會提高;若是領養已結紮的公兔,(理論上)可減少爭地盤打架的行為。其實只要看順眼,就算沒結紮,我也會帶去結紮的。

附註3. 家人反對、對兔毛過敏、經濟難以負擔、不小心生了小兔養不完、出國讀書...等,把兔轉手的理由族繁不及備載,很多理由都是養兔前就可以預知的,我真是不了解為什麼一開始還要養兔?

附註4. 我的養兔年資12年多,愛兔協會成立約六年。養兔知識來自於HRS中文版和台大風月星BBS站兔版,足可證明真是年代久遠了。HRS中文版其中兩篇文章還是我幫忙翻譯的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庶務課不良特助 的頭像
庶務課不良特助

人生處處皆風景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