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夜回婆家過年,兩狗兩兔也一起帶著,陣仗超大。狗兒不定時放到庭院跑跳,兔孩子一個關一籠,一方面讓蔡琪雅清淨幾天不用被蔡陶貴性騷擾,一方面順便好好觀察健康狀況。

 也就這麼巧,除夕當天早上,蔡陶貴食慾食量變差,看他幾乎都是母雞蹲窩在籠子角落,整個兔籠兔廁仔細找只看到一顆偏小的便便(蔡琪雅嗯了一堆)。兔孩子不大便是嚴重的問題,會要命的,於是手機拿出來查詢中部兔科醫院,侏儸紀野生動物醫願和中興農十六動物醫院除夕日起休診放年假,幸好台中全國動物醫院總院還有看診,也幸好男友願意開車載我帶毛孩子到醫院,早上11點左右抵達,在我家兔孩子前面還有九個毛孩子排隊候診,這一等就是一個半小時以上,一直到12:40終於換蔡陶貴進入診間。

 醫師看一看摸一摸,說蔡陶貴牙齒很正常,沒有腸胃阻塞問題,也沒有嚴重脹氣,倒是鼻孔和前腳都濕濕的,有點感冒,可能是感冒導致食慾不振,如果一直不吃,可以灌點飼料泥。三分鐘看診完畢,領促進腸胃蠕動和促進食慾的藥回婆家。下午五點左右,我看他還是一直母雞蹲,沒吃沒喝沒拉的,抓出來餵了藥又灌了大約8c.c.飼料泥之後,晚上睡前看他的狀態仍不見好轉。這跟七年前我的第一個兔孩子小星星將走的前幾天很像,當時小星星八歲半,現在蔡陶貴八歲多,都是老兔了,加上信任的兔科醫師過年這幾天都沒上班,因此我心裡也有最壞打算。

DSC04789.JPG
曾經陪伴我八年半的第一個兔孩子小星星

 除夕夜我剛睡下沒多久,初一凌晨1:20比我晚睡的男友突然叫我起床,問了一句:「要不要把妳的兔子送到台南?」還沒清醒的我回了「蛤?」後來看了兔友在臉書上給我的回應,既然男友願意半夜開長途幫我救愛兔,我當然說好,趕緊起身帶著病兔出發。原本我們打算的是要把兔孩子送去住院,免得擔心初三初四兩天婆家旅遊時生病的兔孩子沒人照料,專程到了全國動物醫院台南永康分院看診,醫師給兔孩子打針補充水份,告訴我們要每隔四小時灌一次飼料泥,每次灌15~25c.c.,台中總院給的藥照餵,應該兩天內就會好轉,叫我們帶回家觀察,問了能否住院,醫師表示沒位置安頓。於是我們又開著夜車帶著兔子回到婆家。回到婆家天都快亮了,我先給兔孩子吃藥和灌食後才躺回床上。

 初一早上蔡陶貴有好轉趨向,嗯出一些米粒大的便便,也吃了幾口草和飼料。才開心沒多久,中午開始又母雞蹲了。一整天我遵照醫囑,給了藥也定時灌食,還是沒什麼起色。兔友建議放他出籠動一下,我也照辦,但他就只想回籠繼續蹲啊!他一向溫順從不咬人,抗議方式是故意在非兔廁的地上撒一泡尿,那天卻咬我(沒有見血只有痛感,算是進階但仍很客氣的抗議),想必脹氣又被我強迫灌食是真的很不舒服。

 初二,定時灌食第二天,每隔三至四小時灌15cc飼料泥和一點水,蔡陶貴早上和下午各有少量的大小便,還是不願意自己吃,但是也許定時灌食的關係,他比前一天有體力,開籠門會自己出來跑跑找蔡琪雅,看起來就像往常一樣有活力,可是抱回籠子裡,又是一副「本兔大爺不舒服」的母雞蹲。接下來兩天,婆家有出遊活動我無法照顧他,問了兩家動物醫院都不收,簡直急死我,要是放著不管,兩天的努力可能就白費了,求助於善心兔友啵娘,得到回應,於是聽從啵娘的建議晚上帶去動物醫院打針補充水分後,再帶去她那裡寄宿。把蔡陶貴交給啵娘之後,我鬆了一口氣,總覺得在啵娘手中,兔孩子可以救得回來。後來便接到來自啵娘的訊息和錄影,說蔡陶貴開始吃草了!願意自主進食就有救了,我感動得快哭了啊!

母雞蹲
身體不舒服的蔡陶貴一整天都是這種姿勢

 初三初四兩天,啵娘也都有給我蔡陶貴的訊息,知道兔孩子慢慢復元中,不止開心也很感謝啵娘。初五帶蔡陶貴回家,他一到家就狂追蔡琪雅,活力恢復了,會吃喝拉撒,只是份量還沒回到應有的程度,仍待後續觀查。初六,帶到嘉樂動物醫院檢查,從醫師口中確認他沒有問題,只是長期缺水(水喝太少)導致腸胃遲滯,以他1.8公斤的體重,每天至少要喝180c.c.才夠,可是就連熱死人的夏天,兔大爺如他,最多也只喝到150c.c.啊!因此,以後要給他新鮮蔬菜以補充喝不夠的水份。是是是,只要他能健康的活久一點,常常給新鮮蔬菜有什麼問題呢?

 

附註1. 雖然我養兔長達15年以上,可是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前面三個已經回天上的兔孩子讓我對於兔孩子身體不適有足夠的敏感度,我也知道兔子的生命轉速是人類六倍以上,只要不對勁就得立馬送醫,否則在不吃不喝不拉的狀況下,一般拖不過一週就沒命了。敏感度+及時送醫+遇到對的人給對的建議+處置得當,種種因素讓蔡陶貴能夠挺過這一關。謝天謝地謝男友謝啵娘也謝謝前面三個用生命教導我的兔孩子。

附註2. 啵娘是「啵啵兔。工場」的老板娘,店址在台南市永康區永二街400號,對於兔子很有愛心,店裡隨時都有等待領養的中途兔,有意領養兔子的朋友可以找她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生處處皆風景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