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一:

搭上德國慕尼黑往奧地利薩爾斯堡的火車,列車長來查票,我拿出火車票讓他看,他看了之後用德語對我說話,我想,一般大概就是問目的地到哪裡,或是查看護照吧!聽不懂德語如我,用英語回答『to Salzburg』,他聽了對我比手畫腳,我又拿出護照,他卻用肢體語言讓我知道他不是要看護照。可是他還是很努力的要表達什麼,他一定也看出我滿臉問號。(他不會英語,我不會德語。是誰說會英語可以走遍天下的?)

這下可好,他和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剛好附近坐了個會英語的德國人,轉過頭來用英語解釋給我聽,我終於明白那列火車只有前面一半的兩節車廂會開到薩爾斯堡,我們坐的是後半最後一節車廂,只會開到羅森堡。前面兩節和後面兩節車廂是不相通的,我們得在羅森堡下車再走到前面車廂上車。

羅森堡那一站只停兩分鐘,以我們拖行李的狀態,時間有點緊迫,於是在到羅森堡之前的幾分鐘,跟好心人道謝,並且先移動到距離前半部車廂最近的車門。如果沒有好心人士告知,會怎麼樣?其實也不會怎樣,頂多只是趕不上這班車,被迫在羅森堡車站等候一小時後的下班車而已。

 

事件二:

到了雙子城,是為了登上楚格峰和AlpiX看台,到火車站購買套票時,櫃台人員詢問我們有無國鐵票,有的話一個人可省5歐元。我詢問是否有楚格峰加看台的票,櫃台人員很親切的回答說,看台年度維修中,想登看台,5/26再來一趟就可以了唷~(可是5/26那天我們已經結束旅程回到台灣了啊...)

搭小火車到半山腰時天氣都還不錯,轉搭第一段纜車的半途開始看到飄雪,旅伴很開心,到了楚格峰,整個積雪加大雪,天氣霧茫茫,連著名的金色地標都看不清楚,悻悻然轉搭第二段纜車,纜車站外旁邊幾十公尺處,小坡上有個小教堂,也有很多人自備滑雪板,從小坡上滑下來。而我,光是走出纜車站就覺得寒風刺骨、頭痛欲裂,踩幾步雪地後,有些地方雪堆積得不夠密實,腳整個下陷到膝蓋位置,於是決定趕緊進入室內取暖,讓旅伴自己一人在雪地玩。

IMAG7968
這種天氣,連金色地標都看不到啊!遑論什麼留存未拆的邊境檢查哨站了。

IMAG7964  
旅伴手腳並用爬上照片裡的小教堂,果然是年輕人體力好~

 

事件三:

抵達福森原本打算下午先參觀鄰鎮的天鵝堡,但旅館女主人說下午去排隊買票可能買不到,建議我們隔天早上搭早班公車去。我們從善如流,當天下午逛福森。旅遊地圖上,福森也有個宮殿,是主教夏宮,我們走近一看,兩人相視大笑,怎麼宮殿的窗檯都是3D繪圖啦?

IMAG8036  
遠看是立體窗檯,近看是平面3D彩繪。該說是當地人的幽默嗎?

 

事件四:

在蘇黎世的旅館是酒吧附設,位於酒吧樓上,外面整條街酒吧林立。我們抵達的那天是週六,晚上不得安寧,關上窗還是一直聽到外面嗡嗡作響的對話聲(沒有隔音氣密窗),整晚都無法入眠,人潮一直到早上七點才散去(當地年輕人都不用睡覺的嗎?)。週日那天,我們在前往列支敦士登的車上稍微補眠。下午回到蘇黎世的旅館,我本想更換成內側房間,但酒吧櫃台說週六本來就是狂歡夜,週日會非常安靜,但是他說為了以防萬一,轉身從一籃耳塞裡拿了兩副給我們。

同樣在那酒吧旅館裡,還發生一件令我哭笑不得的事,那就是置物櫃門板的洞太大,導致我的鋼索型鎖頭毫無效用。後來同房的美國人拿出自備的鎖頭來,我簡直是目瞪口呆。

IMAG8281  
照片左邊的奇異鳥圓形掛牌就是我們在蘇黎世的落腳處。旅程最後一天,天氣很糟,與前一天的晴天最高溫溫差達20度,從夏天直接進入寒流的狀態,但是我在瑞士的過敏症狀卻因為下雨不藥而癒。

pt2016_05_21_21_58_20
我帶的鎖頭遇到這種櫃子,門板洞比鎖頭還大,毫無用武之地啊!

IMAG8280  
瞧,美國室友用這種鎖頭,讓我很心動,差點要網購了。網路查詢之下,台灣跑單幫的一個賣900元還不含運費,代理商一個賣590,可是一次要下單六個才願意進貨,所以作罷。反正最重要的護照錢包手機都隨身帶,其它行李於我如浮雲啊~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