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九月初,沒有預警的收到了一封來自台南市政府警察局通知書,要我到案說明,案由是「妨害名譽」。我按著通知書上的電話連絡負責的偵察佐,被告知我曾在網路上寫文章罵人,這時我心裡已經有個底,知道是誰要告我。於是依照通知書上的日期時間,到台南說明原由。

 隨後忐忑了兩天,在朋友的幫忙下,約了律師談話,了解自己的處境到底是什麼樣子。律師看了我的文章以及我提的證據文件等,便說了我不會有事,對方是開公司的,所作所為本來就可受公評,我只不過是就自己的不良經驗寫出評論及推斷而已,這是言論自由保障的範圍,更何況幾年前的事早就沉底了,誰叫她自己要對我有興趣,把陳年文章挖出來?此外,律師同時建議我對大實踐手工創藝有限公司提出小額民事告訴。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結束加盟的四年後,大實踐手工創藝有限公司(後簡稱大實踐)對我提出刑事訴訟,使用的罪名是「妨害名譽」,主要依據是本部落格的【結束加盟惡夢】(一)至(四)。既然對方不檢討自己開公司應有的態度,那麼我也正好有閒功夫,順便對大實踐提出小額民事支付命令。

 這個支付命令,四年多之前合約到期就該提的,當時因為種種個人因素(附註1.),寄發存證信函之後選擇放棄法律途徑,可是為了給自己一個警惕,合約正本以及當時出貨收據我是全數留著的。對方大概沒有料到我居然把這些對她不利的證據留了這麼多年,才會自以為有勝算而對我提告吧!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反覆從做中學習模仿,累積的時間和經驗夠了,才會真正內化成自己的,然後開始可以自由發揮不受限。從小我就愛做針線活,從國中有家政課開始累積基本功,還會自己買書學一些刺繡工法,做到手縫比美機縫,家政老師不相信是我自己縫的還要我當場縫給她看以資證明。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每遇到一個熟人就要被問出國被扒的事。被問怎麼被扒/在哪裡被扒?的都算客氣,被質疑怎麼連腰包都會被扒?」「出國前沒有人告訴妳去那裡要小心嗎?(更過份的還順便不經意給我一個看輕的眼神),我解釋得很煩很無奈。

是的,就是人多到擠到連霹靂腰包都會被扒的程度,如果我沒有親自遇過也不認為會發生這種事,所以當時才會把長夾(錢包)放在腰包裡。長夾(錢包)放在哪裡不是重點,推斷是錢財露白遭人覬覦,加上一看就是個觀光客,買票租語音導覽器材難免要掏錢,才會被盯上吧!說不定連很擠都是扒手為了拿走我的長夾(錢包)營造出來的。正常人都知道熱門觀光景點人多扒手多,義大利尤其如此,我遇上了,並不代表我是白痴什麼都不知道。被扒的人不需要被審判,針對這種事,只需要一句相信妳一定從這件事之中學到很多即可,而不是一連串(自以為好意)的質疑。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義大利這個靠觀光收入的國家,景點資訊網路隨便查都有一大把,本篇我不贅述,只寫幾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就好。

一。玻璃珠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義大利,一直不是我自助旅行的選項,因為多年前留英時的米蘭(Milan)三天兩夜之旅,沒有給我什麼好印象。這次旅伴提議想去義大利,加上認識的朋友也有兩對夫妻近兩年內新婚時選擇義大利度蜜月,於是抱著開眼界的心情,安排了這趟自助旅行。至於要去哪裡,我的想法只有「去看看真正的威尼斯(Venice)長什麼樣子」,澳門的仿威尼斯都去過三遍了,也該是時候看看Venice本尊了。其他的,只要旅伴提議,我就查查路線和住宿,順著排出要去的幾個城市。這次的心態是,除了Venice以外能多看到的就算賺到,細節方面(要去看什麼景點或吃什麼特色餐)全權交給旅伴傷腦筋。

商討之後,訂了從高雄小港前往Venice的機票,來回都要轉機兩次,正好可以下飛機走走,減輕長時間雙腿無法伸展的不適感。我刻意選擇早上抵達的班次,以避免萬一班機延誤沒有足夠的時間緩衝還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預定的住宿處,也因為這樣,第一天會有很多時間可以摸索如何到住處,所以不是住在Venice主島,而是Murano島。我們決定只跑羅馬(Rome)以北(不過後來也造訪更南一點的Pompei),所以住宿最南的就是Rome,必去的景點便免不了有競技場和梵諦岡(Vatican);旅伴說要去看天空之城,於是其中一天住在離該城最近且火車可以抵達的山城Orvieto;中間的Florence也是必經大城,還可以順便看比薩斜塔;既然以Venice為進出城市,從Rome往北時乾脆繞一下去看米蘭大教堂,最後再到Venice。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月開始學陶笛至今,我的進度衝很快,多數是自學而來,遠遠超過在社大老人班能夠學到的所有技巧,所以詢問授課老師是否有另外開比較適合我的班別。六月底試聽之後,已決定要換班,但是連續三個月不是我有事,就是老師帶團出國放假,終於能夠在九月最後一週開始插班上課。上課時間是兩小時,但我得先搞定自家孩子,時間上來不及,於是跟老師商量只上後半段,老師也同意了。

新的班級是老師帶的青少年陶笛樂團,多數學生都已經學了數年,極少數成年人是陪公主王子上課順便學習,只有我不是。然而,從社大老人班換到樂團少年班的進度差異大概是牛車比飛機,原本四週還不見得練完一首變成一週四首,而且每首的節奏/調性難度也提高。第一次去上課,進度突然快轉100倍,幸好底子夠紮實還跟得上,只是,以往練琴看慣五線譜,看簡譜的反應在數算節拍變化時比看五線譜慢一點點,跟著哼唱旋律後就沒問題了;曲子裡的斷句/表情也一點即通。上課練習的過程,我立即視譜吹奏偶有半音指法不熟而放炮,可是這個年紀還能學音樂,即使是跟一堆年紀足當我孩子的一起學習,仍覺得很開心。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有個念頭,想要學習可以隨身放包包帶著的樂器,至於想學什麼樂器,也一直沒有定論。在十幾年前陶笛還不那麼盛行的時候曾看過陶笛阿志(在夜市店家?)的推廣,但當時以六孔為主的陶笛實在引不起我太大興趣,而且婚後也就沒有再想這件事。一直到最近五年內,陶笛的表演越來越常見,早也改良成十二孔,才又開始注意這個樂器。然而,一直到今年二月我終於想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模式,才查詢救國團和社區大學的課程,決定以時間為主去選自己看起來想上的課,原本我想繼續學幾年前曾短暫學過的肚皮舞,卻因為人數不足而開不成,改選陶笛。

 社大的第一堂課不知道要買什麼樣的陶笛,因此聽從授課老師的建議向其購入綠色水波紋中音C調單管陶笛,然而,單管陶笛的指法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跟國小必學的直笛太相像,當堂上課我就已經摸熟13個全音音階的指法了,至於上課時老師教的節拍和吹法,對我來說也都是複習而已。半音音階在課後我自己上網查詢,第二天已經全數記起來了。只要哼得出來在低音A到高音F之間的曲子(移調後在此範圍內的也可以),我就能夠吹得出來。

文章標籤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文章大致已發表於臉書,做了些微修改,是對於朋友轉貼島輝家文章的回應與感想。

 我,沒有朋友想的那麼有愛心,養寵物只是緣分到了而已,常常因為手邊有領養來的毛孩而受到他人"有愛心"的謬讚,通常我只能禮貌性的微笑說聲謝謝,實在懶得多解釋(尤其是養到一個毛病很多的狗女兒,解釋了也沒用,別人反而覺得我太謙虛)。簡單的說,我跟動物緣分比較深,十幾年來陸續養了幾個毛孩子,想法也很單純:既然養了就好好照顧,這是我的責任。當然養著養著就會產生感情,這跟照顧自己的人孩是沒什麼兩樣的(奇怪啦,怎麼沒有常聽人稱讚生養小孩是很有愛心的事呢?)。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甜是個狀況很多的狗孩子,啞嗓瘸腿都不是大問題,皮膚過於敏感,才是養她半年多以來讓我傷透腦筋的事。換了飼料,給過兩個月的巴夫生食,還是看她拼命抓抓抓,只好一直讓她戴著雷達罩,至少減緩抓的力道和抓到下巴及耳朵破皮的機會。換了個獸醫師,配合藥物按時給予,抓癢的頻率大減,用藥量從一天兩次減至一天一次,她終於可以不用再戴著雷達罩,可是也許藥物得吃很長一段時間,怕又傷了肝腎,真的很不好拿捏。我也只能走著瞧看著辦,盡力而為,至少讓她過得比被領養前快樂得多,她的眼神整個亮了起來,也比剛來時多了些體重(原本目標是把她養到四公斤以上,可是停在3.2~3.3公斤之間好一段時間了,以她的活動力,每天像小火箭似的衝來衝去,養胖還真不容易!),等毛再長一些,"看起來"會比較有份量。

 蔡琪雅兩週前突然有歪頭症的前兆,帶去就醫,發現左前腳骨折,醫師判斷是從高處跳下撞到頭,導致骨折及輕微腦震盪。骨折的腳只有0.3公分粗,醫師不建議動手術,怕骨釘打下去整隻腳粉碎性骨折,於是採取外固定,把腳包得跟麵龜一樣。吃藥兩天後,頭不歪了,我也比較放心,可是得關籠兩個月,讓斷骨自行接回。就在這兩天,換蔡陶貴鼻頭脫毛,於是今天兩兔一起去看醫師。蔡琪雅只要再吃一個星期的藥,就可以不用再吃藥了,下週起每兩週去換一次包紮直到骨痂長好;蔡陶貴的脫毛不是細菌霉菌感染,是外力造成的物理性脫毛,從醫師提供的可能性,我判斷是因為同伴被關起來,只有他一個放風,他會咬蔡琪雅的籠子(英雄救美?),使鼻部磨擦籠體而脫毛。

庶務課不良特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